美国硅谷创业公司即将迎来“灭绝事件”

硅谷正准备迎接它所担心的威胁数以百计的初创公司生存的“灭绝事件”。在经历了新冠肺炎大流行时期意想不到的繁荣(初创公司从风险资本处筹集到的资金几乎翻了一番)之后,随着通胀上升和供应链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导致泡沫破裂,许多风险投资支持的科技初创公司的前景如今已变得非常糟糕。

但在初创公司即将迎来倒闭潮的同时,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周五以1.5%的涨幅结束了上半年的凌厉上涨走势,累计涨幅达到32%。这是自1983年以来科技股指数上半年的最大涨幅,仅次于1983年的37%。当时,苹果电脑(如今的苹果)正在宣传其Lisa台式机,IBM是美国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还没有出生。

疫情时代的融资的确帮助支持了许多初创公司,但投资者、企业家和行业观察人士认为,硅谷初创公司的融资盛世已正式结束–他们担心盛世之后的衰退可能会更加糟糕。他们认为,这些因素将引发异常高的创业失败潮:随着对初创公司的风险投资连续第六个季度下降,缺少风险投资的问题正在硅谷创投圈蔓延。同样,自今年初以来,另一个融资来源–风险债务–也有所降温。此外,首次公开募股市场也出现了萎缩,这条一度可靠的变现途径已经消失了。

与此同时,由于科技公司已经渗透到每个行业,导致市场上的科技初创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不过在它们当中,只有为数不多的公司账面上的现金能让它们坚持运营超过12个月。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需要现金的创始人现在面临着他们可获得的投资额急剧下降的窘境。“许多初创公司将看不到他们赖以生存的资金,”风投公司January Ventures的普通合伙人詹妮弗·纽多尔弗(Jennifer Neundorfer)说,“我确实认为这是创业公司的进化时刻。”
资金抱团大科技股集体暴涨

考虑到过去四十年来科技行业发生的事情,这是一个惊人的成就。微软于1986年上市,引发了PC软件热潮。然后是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浏览器,导致了网络泡沫年代和电子商务、搜索和计算机网络股票价格的飙升。在过去的十年里,出现了市值数万亿美元的大公司,它们现在是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

更令人震惊的是,今年美国经济仍面临陷入衰退和遭遇银行业危机的风险,硅谷银行今年3月的倒闭凸显了这一点。硅谷银行是许多风险投资和初创企业的金融核心。美联储也稳步将其基准利率提高至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但就科技股而言,动量总是一个驱动因素,投资者害怕错失良机是出了名的,即使他们同时担心估值泡沫。

纳斯达克指数在2022年的表现非常糟糕,累计跌幅达到了三分之一,大事件是削减成本和提高效率。Alphabe、Meta和亚马逊以及许多小公司的大规模裁员为盈利反弹和更现实的增长前景铺平了道路。Meta和特斯拉去年都受到了打击,到2023年为止,它们的股价已经翻了一倍多。Alphabet在2022年下跌39%后上涨了36%。

随着2023年的开始,人们的注意力转向了人工智能和围绕生成式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微软支持的OpenAI因其ChatGPT而成为家喻户晓的初创公司。投资人正疯狂买入英伟达的股票,因为该公司的芯片被用于为许多公司的人工智能工作负载提供算力。今年上半年,英伟达的股价飙升了190%,使这家有30年历史的公司的市值超过了1万亿美元。

苹果的涨幅不像特斯拉、英伟达那么多,但该股今年仍上涨了50%,推动公司市值在周五突破3万亿美元。苹果仍指望iPhone为其带来大部分收入,但随着本月发布Vision Pro头显,进军虚拟现实的最新举措帮助重振了投资者的热情。这是苹果自2014年以来发布的第一款主要产品,将于明年年初开始上市,售价为3499美元。

苹果1983年的营收大约为10亿美元,大约相当于该公司2023年第一季度(苹果财年第二财季)平均每天的收入。今年上半年,科技股是股市的亮点,标准普尔500股市上涨16%,同期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仅上涨了2.9%。
危机将比“网络泡沫”更糟糕

2020年3月,具有影响力的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发出警告说,疫情可能会导致经济不稳定,并给初创公司带来相应的问题–包括从风险公司获得的融资规模下降、销售疲软和痛苦的裁员等等。

尽管当时曾出现恐慌,但红杉资本所谓的“黑天鹅”事件并未真正发生。2021年,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实际融资3299亿美元,这几乎是2020年创下的1666亿美元的纪录的两倍。但是到了2022年,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实际融资降至2883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年初。事实证明,让人们足不出户,眼睛盯着各种电子设备的屏幕,这对科技公司而言是一个巨大的福利。

风险投资是一个周期性的行业,但投资者表示,繁荣有助于抑制创业失败率,因为初创公司发现在需要时获得资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容易。然而,疫情期间水漫金山式的融资正在消退,另一个相似之处正在硅谷回荡:2000年网络泡沫的破灭。当时,互联网初创公司在依靠巨额风险资本投资增长后,因为估值过高和严重亏损而崩溃。

40岁的旧金山湾区风险投资公司IVP的投资者汤姆·洛韦罗(Tom Loverro),几个月来一直在推特和媒体采访中大声警告初创公司即将面临“物种灭绝事件”。不过洛韦罗也认为,由于科技的规模和目前已遍及各行各业,即将到来的崩溃实际上可能比2000年代更糟糕。他说:“这一次,最终会倒闭的公司总数会更多。”
数据显示屠杀即将上演

在过去的一年里,硅谷的气氛变得消沉了许多。猖獗的通货膨胀促使美联储将利率提高到15年来的最高水平。硅谷银行–许多科技公司的主要资助者和金融机构–的惊人内爆震动了整个行业。如今,投资者和行业观察人士正紧张地盯着一系列令人担忧的数据点。

根据数据库分析平台Pitchbook提供的数据,美国初创公司的风险投资总额连续六个季度下降。研究发现,风险债务–创业公司不涉及股权的替代资金来源–也有所下降。“我们正处于动荡不安的时代,”专注于创意的社交网络SohoMuse的创始人、范德比尔特家族财富的投资者康斯韦洛·范德比尔特(Consuelo Vanderbilt)说,“除非表现出非凡的成长性和营收增长率,否则初创公司如今几乎不可能获得资金支持。”

自2021年底以来,很少有风投资助的科技初创公司进行首次公开募股,这打消了许多后期初创公司资本注入的主要来源。投行Jefferies科技投资银行业务全球联席主管卡梅伦·莱斯特(Cameron Lester)表示:“对于大多数初创公司而言,现在上市不是一个选择,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是一个选择。”

尽管Instacart、Navan和Databricks等一些公司已经迫不及待地希望在首次公开募股市场解冻后尽快上市,但银行家们已经对此不抱有太大的希望。“自上世纪90年代末进入现在得行业以来,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经历的时间最长的首次公开募股枯竭期,”莱斯特补充道。

与此同时,早期初创公司的数量多年来一直在稳步攀升,这意味着有更多的公司在争夺不断萎缩的资金池,越来越多的公司尚未筹集到任何种子后资金。对数以百计的初创公司而言,灭绝的倒计时已经开始。风投公司January Ventures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超过五分之四的早期初创公司目前可用的资金不足12个月。紧张的科技业内人士表示,这些数据指向一件事:一场创业大屠杀即将到来。
初创公司已感受到压力

几乎就在初创公司Unown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琳达·阿伦斯(Linda Ahrens)开始为自己的时尚初创公司寻找A轮融资时,她突然发现事态发生了变化。她之前在2019年筹集了约25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阿伦斯开始试图筹集新的资本,为公司的扩张提供资金。因为Unown无法从早期投资人那里获得了一些“过桥”资金来度过难关,她在2023年初开始认真地募集资金。但时至今日,阿伦斯仍没有接到任何投资意向电话。她的生意正在实现目标,但突然之间没人感兴趣了。即使是对这家初创公司的预期估值的最后一击–用硅谷的话说,是降价融资 (Down Round)–也没有激起投资者的兴趣。

“当我1月份再次外出时,这变得非常困难,”阿伦斯说。没有新的资本注入,这家20人公司的未来突然岌岌可危。Unown在2月份申请了临时破产,在随后对外出售的努力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后,最终在5月份宣布破产。“我仍然相信我们有一些东西,我们–特别是,我们有一些创造影响的东西,我们有这样的数据,”她说。“要不是时间不合适,我们一定能取得成功。”

过去一年,许多依赖硅谷资金的初创公司一直在努力应对经济放缓,以避免类似的命运。除去裁员之外,初创公司开始关注盈利问题。一些初创公司之前预计到可能会出现资本短缺,因此筹集了比所需更多的资金,但这可能还不够。

已经有一些知名的初创公司在2023年破产。尽管获得了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但机器人披萨初创公司Zume还是没能成功;金融科技公司Plastiq已申请破产;搜索引擎Neeva将自己贱卖给在2020年上市的Snowflake,这或许已是许多初创公司所能看到的最好的结局。

许多行业观察人士认为,2023年下半年,初创公司的破产潮可能会上升。Pitchbook分析师文森特·哈里森(Vincent Harrison)表示:“我想说,我确实认为最糟糕的情况还在后头。”他指出2021年和2022年初的大量融资,以及许多公司在这些融资中获得的12-24个月的时间。“其中许多公司甚至还没有重返融资市场的计划,”哈里斯说。

今年年初,电动车初创公司Arrival裁员约50%。随后不久,之前估值10亿美元的RapidAPI也裁掉了一半的团队。投资人格拉德·吉尔(Elad Gil)在推特上将最近的初创公司裁员称为“危险将至的信号。”

谁会有危险?风险投资人詹妮弗·诺伊恩多费尔(Jennifer Neundorfer)认为,那些提供不太重要的软件服务的企业可能会很脆弱,因为他们的客户会削减可自由支配的开支。在他们特有的泡沫破灭之前筹集了大量资金的加密数字货币初创公司也可能受到影响。

初创公司跟踪服务Crunchbase的高级数据编辑热内·泰雷(Gené Teare)预测了一个例外:专注于人工智能的初创公司。虽然总体失败率将超过历史标准,但围绕人工智能的讨论可能会让这些公司蓬勃发展。“不过,总的来说,专家认为这与其说是行业问题,不如说是商业模式问题:该公司是否产生了实际收入?它的烧钱速度怎么样?现有投资者愿意支撑它吗?”

“没有收入的公司面临的风险最大,”Alpha Partners的管理合伙人史蒂夫·布罗特曼(Steve Brotman)表示。布罗特曼认为,风险投资家将改变他们的策略,支持他们现有的投资组合或已经有潜力产生大量收入的公司。成长期的公司也可能生存下来,但它们的所有权会被重组,而且估值会降低。

一些人则完全不同意初创公司面临“灭绝事件”的预测。初创公司并购与收购咨询公司Avid Capital Advisor的创始人、风险投资公司Sugar Capital的合伙人威尔·霍桑(Will Hawthorne)指出,投资者手中有数千亿美元的闲置资金。他认为这些资金可能有助于减轻未来几个月的潜在经济痛苦。“每个人总是说:要结束了。然后我们再次进入繁荣周期,”他说。“定价可能会有所不同。这可能比过去三年慢了一点,但风险投资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我们在美国继续着创新事业。”
初创公司必须展示商业上的成功

汤姆·洛韦罗(Tom Loverro)最近接到了他投资的一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打来的电话。该公司经历了一轮痛苦的裁员,首席执行官希望洛韦罗加入进来,帮助重整旗鼓。洛韦罗随后参加了该公司的全员会议。在会议中,他解释了艰难的经济环境–以及这对初创公司本身意味着什么。他的建议很简单:初创公司现在必须优先考虑他们的目标,专注于对业务最重要的事情。“所以这意味着:你不能做所有的事情–至少不能同时做。”

他的指导还为试图度过危机的企业指出了一条潜在的出路:明确的重点和严格的财务纪律。分析初创公司BulletPoint Network的联合创始人迈克·瑞安(Mike Ryan)说:“融资成功的创新并没有死亡,但初创公司需要提供切实的里程碑和商业证据才能生存。”

其他企业家已经从投资者和顾问那里收到了一个更令人不安的信息:现在就卖掉,收回一些资本,而不是徒劳地再跛行几个月。如果他们能在现金耗尽之前找到一个潜在买家,他们甚至可能为他们的产品和团队找到一个家。霍桑说:“聪明的风险投资人看着公司,然后说:六个月后你就没钱了,前景不妙。”他认为,企业家应该主动考虑被收购或寻找另一种退出策略。

即使失败是不可避免的,认输对任何创始人来说都是极其痛苦的。“从个人角度来说,这很难,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花了很多时间的事情,但我也知道,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创造了影响,”Unown的联合创始人阿伦斯说。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